网站首页  
县区频道: 华龙区清丰县南乐县范县台前县濮阳县濮阳开发区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中原经济区专题档案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开放档案目录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本地沿革
汉武帝亲临黄河决口现场做《瓠子歌》
更新时间:2018/12/26

瓠子歌(瓠子决兮将奈何)

  瓠子歌 汉/汉武帝·刘彻

  瓠子:地名,在今河南濮阳县西南

  

瓠子决兮将奈何,浩浩洋洋兮虑殚为河。殚为河兮地不得宁,功无已时兮吾山平。吾山平兮钜野溢,鱼弗忧兮柏冬日。正道驰兮离常流,蛟龙骋兮放远游。归旧川兮神哉沛,不封禅兮安知外。为我谓河伯兮何不仁,泛滥不止兮愁吾人。齿桑浮兮淮泗满,久不返兮水维缓。
  
  【译文】
  
  黄河在瓠子决了口哟,灾祸要临头将奈何?
  
  浩浩荡荡汹涌而来哟,怕只怕大地淹成河。
  
  如果是到处淹成河哟,各地百姓呀不安宁。
  
  治理黄河何时成功哟,吾山山头已被淹平。
  
  看那吾山被水淹没哟,巨野泽也灌满溢出。
  
  鱼儿感到郁闷难受哟,象冬天时一样畏缩。
  
  原来河道冲毁不见哟,河水改道四处横流。
  
  蛟龙破堤如马飞奔哟,凶猛放肆到处奔游。
  
  祈求河神施展威力哟,锁住蛟龙牵向老窝。
  
  若不是封禅路过哟,怎能亲见泛区灾祸。
  
  替我责问黄河河神哟。为啥这般残忍凶恶?
  
  洪水仍在泛滥不止哟,我们怎不心急似火!
  
  啮桑山被浮在水中哟,淮河泗水横溢扬波。
  
  洪水久久不肯退落哟,水流不断,到处成泽国。
  
  【注释】
  
  ①瓠子:地名,在今河南濮阳县西南,亦称瓠子口。瓠子河由此分一部分黄河水东出经山东注入济水。
  
  ②虑殚:心思用尽。
  
  ③钜野:古湖泽名,即钜野泽,在今山东省巨野县北五里。
  
  ④柏:通"迫",逼近。
  
  ⑤旧川:原河道。
  
  ⑥河伯:神话传说中的黄河水神。河伯姓冯 ,名夷,一名冰夷,一名冯迟。因为渡河淹死,天帝封之为水神。
  
  ⑦吾人:吾民,我的臣民。
  
  ⑧齿桑:《康熙字典》:“《史记·河渠书》啮桑浮兮淮泗满。啮桑,地名。”
  
  ⑨淮泗:sì,泗水,位于山东省中部,是淮河下游第一大支流,常同淮河一块连称淮泗。
  
  【赏析】
  
  《瓠子歌》二首,宋·郭茂倩《乐府诗集》卷八十四作“杂歌谣辞”。此乃汉武帝刘彻于元封二年四月“还祠泰山,至瓠子,临决河”(《汉书·武帝纪》) 而作。诗歌反映了瓠子堤 (在今河南省濮阳市北) 决口给人民带来的灾难,表现了汉武帝“忧以天下”的忧患意识。
  
  开首六句,作者采用层层顺接的顶真手法,一气呵成,表达了紧迫而深广的忧患感。作者具体描绘出河决之惨景:河水横溢,地不得宁;平山治水,功无已时;钜野之泽 (在今山东省西部) ,泛滥成灾,群鱼为之不乐。这里表面是忧土地、山泽和鱼群,实乃在抒发作为一国之君的武帝忧国忧民的忧患意识。
  
  “正道弛”以下四句又从近处着笔,写河道废弛,洪水四溢,蛟龙腾跃,肆虐成灾。目睹此情此景,于无可奈何之际,汉武帝不禁乞求神降嘉祐,使水归正道,群害消除。“不封禅兮安知外!”更以朴实厚重的语言表达了汉武帝在这次巡狩封禅之行中,偶悉官外疾苦的心情,反映了武帝以天下为己忧的博大胸襟。从另一侧面,我们似乎又可窥见古代帝王常年深居宫中,很少考察民情,体恤百姓的历史事实。可见,汉武帝此时的情怀具有一定的典型意义。
  
  “呈谓河公”两句,使这位本来迷信神仙的帝王,在反复祈求神灵嘉祐而不得时,又遏止不住内心积郁的忧患意识,竟然冲破迷信神仙的樊篱,以愤怒的语气谴责河公不仅不降福人类,使水归旧道,反而泛滥不止,仁义不施,使人民忧愁无极。这种大胆的斥责又证明一个哲理:帝王的思想性格也是极其复杂的,不可一以贯之。最后两句又不厌其烦地再次描写泛滥之情景,其意不在重复,而在深化灾害之深、之广,这就是“重复”在艺术上的作用。
  
  【赏析二】
  
  诗集中写黄河于瓠子河以后,洪水造成的危害。“瓠子决兮将奈何,浩浩洋洋兮虑殚为河。殚为河兮地不得宁,功无已时兮吾山平。吾山平兮钜野溢,鱼弗忧兮柏冬日。”公元前132年(元光三年)春季,黄河于顿丘决口。入夏,又冲决了濮阳瓠子河堤,洪水注入钜鹿泽,流入淮河、泗水,梁、楚十六郡国均被水淹。汉武帝一向注意兴水利、去水患。这次遭灾后,他调拔十万人筑堤治水。不料,水患猖獗,塞而复坏,以至前功尽弃。“正道驰兮离常流,蛟龙骋兮放远游。归旧川兮神哉沛,不封禅兮安知外。”洪水不走正道而离开以往的河床,像蛟龙一样肆虐为害。汉武帝怨天,认为是上天的意志,人力无可奈何。其实,祸水之所以向南漫延,恰恰是“人祸”造成的。汉武帝治水,丞相田昐却心下不安,他的封地尽在黄河以北地区,担心遭灾,就别有用心地对汉武帝讲:“塞之未必应天”,用神意吓唬他。阻挠继续治水,致使东郡百姓遭灾达23年之久。公元前120年(元狩三年),灾情最为严重,引起朝廷的不安。汉武帝下令将70万灾民迁徙到关中、朔方。“为我谓河伯兮何不仁,泛滥不止兮愁吾人。齿桑浮兮淮泗满,久不返兮水维缓。”这是把水患全部归咎于水神河伯,说他没有半点仁慈,泛滥不止的洪水淹没了黄河以南的大片土地,却迟迟没有退去的迹象。
  
  【作者简介】
  
  汉武帝:姓刘,名彻(前156—前87年),江苏沛县人,是汉朝的第六个皇帝,庙号是世宗。汉武帝是汉景帝的第十个儿子,四岁封胶东王,七岁时被立为太子,16岁登基,在位54年。汉武帝是中国历代皇帝中第一个使用年号的皇帝,政治上独尊儒术,巩固中央集权,经济上促进农业发展,开疆土,通西域,是历史上少有的雄才大略的君主。创立乐府机构,促进了诗歌的发展。原有诗集二卷,已佚,今存诗四首。代表作《秋风辞》、《瓠子歌》。


友情链接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8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 hndafgc@126.com
版权所有 河南省档案局 豫ICP备11015203号-1